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自定义原则】(修订续写)(32-34)(完)

            原则32-一切的起因
  听过可怡的剖白之后,我再次回到家中,却发现家里一片漆黑。
  我打开了电灯,家里的大钟正正指向九时正。
  这个时间,小雪正常已经回到家里. 「我回来了。」但是却得不到小雪的回
应。
  「小雪在吗?」我大声问道,却仍然没有回应。
  小雪,果然没有回来吗?
  我走进了小雪的房间,那里仍然维持着今天出门时的状态. 那片床垫、那颗
粉红色的跳蛋,仍然残留在地上。
  难道我就要永远失去她了吗?
  那个温柔孝顺,一直为哥哥和妈妈着想的小雪。
  那个穿上围裙,在厨房为晚餐注入心意的小雪。
  那个羞涩娇嫩,无时无刻都充满着美态的小雪。
  那个她,已经不属於这个家了吗?
  我回想起与小雪的种种回忆。
  从爸爸去世开始,她就成为了我和妈妈的唯一支柱。
  那个时候,唔,大概是小学吧。
  那个时候的我,受不住亲人离世的打击,连学校也不愿意上,一直将自己封
锁在房间里头. 是那个十岁不足的妹妹,拯救了我。
  ……
  我倚着墙壁坐着,双手抱着两个膝盖,头塞进了双臂之内,只露出一双眼睛。
  我就这样坐着,除了吃饭跟睡觉,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生存着。
  有如行屍走肉一般的我,苟延残喘着。
  「叩叩」、「叩叩」敲门声悄然响起。
  这种微小的力度,应该是小雪没错. 但那又怎么样?
  已经不要紧了。
  这个世界无论变成怎样,都已经不要紧了。
  「咿」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小雪带着练习簿,走了进来。
  「哥哥~小雪这里不明白,可不可以教我?」若果是两个月前的我,我大概
会很乐意吧。
  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那个他,已经不复存在。
  我没有回应她,但是,她也并没有就此离开. 好就坐在我旁边,陪伴我渡过
无数的夜。
  「哥哥~来陪小雪玩吧~」
  「哥哥,你看,我这个娃娃很可爱吧?是老师送给我的!」
  「哥哥,为甚么你都吃那么少?妈妈说这样没办法发育欸. 」
  每天,小雪都会来我的房间,跟我说着各种话:有时候是学校发生的趣事、
有时候是邀请我一起做些甚么、有时候,还会跟我说故事。
  ──就像那一天晚上。
  「哥哥,你有听过睡公主的故事吗?」
  「爸爸他呢,一定也是跟睡公主一样,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一直沉睡着,
直至哪一天,遇到另一个跟妈妈一样漂亮的大姐姐的时候,他就会醒来,然后幸
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荒谬…」我在自己的怀内,轻声说道。
  「恩?哥哥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些甚么?」
  「我说你荒谬!爸爸已经不会再醒来了!他已经离开我们了!永远永远地不
会再回来了!你的那些都是童话故事而已!都是骗小孩的玩意而已!」我忍不住
站了起来,把连日来的负面情绪,发泄在眼前的小雪身上。
  我原来以为,小雪被我这样责骂,会哭着跑出去。
  但是,她却微笑地走过来,拥着我。
  「但是呢,哥哥却不是童话故事,而是我最爱的亲人。爸爸虽然不在我们的
身边了,但是呢,小雪的身边仍然有哥哥在,哥哥的身边也仍然有小雪在。小雪
每天都来哥哥的房间,陪着哥哥,哥哥说好不好?」我鼻子一酸,把我数个月来
强忍着的泪,一次过全部涌出来。
  ……
  我打断了自己的回忆,轻捏项炼,把依莉召唤出来。
  「我见过凌雨殷了,小雪果然在她那里. 」我跟依莉说道。
  「恩,果然,她就是凌雨殷。」
  「『她』?『她』到底是谁?」
  「其实,我一开始找上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找到『她』。」
  「『她』…算了…我已经不想再跟你玩文字游戏了…」我抓着依莉的双肩,
低着头,轻声道:「『她』是谁甚么的…那种事怎样也好…我只想知道…到底…
到底我要做些甚么,才能把小雪救回来…我不能…我不能失去她…」
  失去小雪的悲痛,让我无法再忍耐得住自己的情绪,眼框内的泪水一下子决
堤而出。
  依莉抱着我的身体,让我好好发泄,情形就像小雪那个时候一样。
  我轻轻搥打依莉的背部,她却毫无反抗,像个温柔的母亲.
  不知过了多久,依莉下了决定。
  她深呼一口气,对我说道:「好吧,反正我一开始就想过会变成这样,只是
比预期早了一点而已。」
  依莉推开我,说道:「不要哭,我甚么都告诉你。」
  我的视线因泪水而变得迷糊,我看着眼前朦胧的身影,轻轻点了点头. 「嗯
…」
  「从这里开始吧:现在的凌雨殷,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凌雨殷,而是被『凯莉』
佔据了身体. 」
  「凯莉?佔据?」依莉的一句说话,反而引起了更多的疑问。
  「关於我和凯莉的事,大概要从『神』这个概念说起。」
  神?
  我收拾心情,抹去眼框的泪痕,专心聆听依莉的说话。
  「在世界背后,实际上有着比人类更高智慧的存在,掌控着世界的运行,这
种生物,总共有46名,以人类的词语来表达的话,祂们就是『神』。」
  居然真的有神的存在…
  虽然从小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神,但是,自从使用过「自定」的能力之后,
也让我不禁怀疑,除了依莉这种精灵之外,背后是否有能力更强的物种存在。
  「每个神都有不同的司职,同时拥有各种不同的能力。但是,并非每一个神
都那么勤力,用那么多时间去观察人类,因此衪们会创造不同种类的生物,将能
力分配给他们,让他们代替神去执行职务,这种生物被命名为『代行者』。」
  「等等,也就是说,你这种精灵族的外形,纯粹是创造你们的神的个人喜好?」
  「可以这样说…因此代行者有各式各样的外形,其中也有喜欢创造幽灵鬼怪
那种超自然生物作为代行者的神。」
  还会有这种恶趣味的啊…
  我听着依莉的说明,渐渐对神的设定感到入迷,那股複杂的心情也渐渐得以
缓解。
  「而我和凯莉,原本就是性欲之神创造出来的代行者。性欲之神分别将一半
的能力分给我们,我代替神掌管男性的欲望,而凯莉则掌管女性。本来,我们代
替神的近一千年来,都没有发生甚么问题,直至十五年前,凯莉被当时的恋人抛
弃之后,她就开始不再相信男性。」
  「欸?所以说代行者也是会谈恋爱的?」
  「对,甚至连神之间也会出现各种感情瓜葛,但是有一点跟人类不同的就是,
无论是神还是代行者,都不会怀孕。」
  说完不会怀孕这种特性之后,依莉又回到了正题:「从那之后,凯莉就开始,
佔据不同女性的身体,改变她们对男性的印象、使她们对男性的性欲降低。我想
凌雨殷大概也是她佔据的躯壳之一。」
  佔据的躯壳…这词语令我突然想起了甚么,於是我向依莉发问:「那么说来,
最初遇到你的时候,跟和你立契约之后的样貌也有一点点不一样,当初我并没有
太在意,但说到佔据的话…所以说当初的女生也是被你佔据了吗?」
  「哦?主人观察力很好呢,没错,那是我用来寻找适当的契用者时使用的身
躯,在我和你立好契约的一刹,她就已经立刻恢复原来的生活了。」
  果然,立完契约的那时候,总感觉依莉的样貌有一点点的不同,但因为穿着
的衣服一样,所以并没有察觉到,原来那时已经换了个人。
  「为了阻止凯莉的行动,我一直到处妨碍她,但是,她始终不肯停止她的行
动。为了男女性欲的平衡,没有办法之下,我只好选择彻底的消灭她。但是,我
跟凯莉的力量互有千秋,所以我才需要借助契约者的力量。契约者的欲望,可以
增强我的力量,因此我才找上了你。」
  「要消灭她?这样说来,你们的能力到底是甚么?我们又要怎样做才能消灭
她?」我发出疑问。
  「我的能力,主人大概都见识过了吧,分别是改变人的原则、燃起目标的性
欲,和读取当下对方关於欲望的想法。」嗯,依莉的这些能力对我来说,都已经
是十分熟悉的事情了。
  「而凯莉的能力,是有关记忆方面的。她可以快速从人类的记忆中,读取出
性欲方面的记忆,然后可以改写这些记忆,从而改变他们对性的印象。」
  这样听起来,好像凯莉的能力还比较厉害,直接就能知道对方跟谁做过、有
没有自慰的习惯等等,而且能直接改写这些记忆,跟我之前一点一点的改变她们
的原则,还要限制多多,有莫大的差别. 「才不是阿主人,『自定』设有那些限
制是防止契约者对人类的影响过大,如果是我动手的话,一下子全都改变也可以。」
原来如此。
  「至於消灭方面,只要主人跟我配合…我们一定可以拯救小雪。」
  「嗯。」既然现在已经清楚了对手的资讯,我就再没有可能输。
  我立下决心,一定要把小雪带回来这个家。
            原则33-红与蓝的战争
  「你来了。」我打开家门,迎接来宾. 「当然,奴家可是很期待的呢~」眼
前的女生如此说道。
  女生的穿着,跟机场那天遇到凌雨殷的时候相差无几,样式简洁的摺裙,配
上印着可爱图案的T- shirt,彷如一个普通的中学生。
  但林竣知道,她,已经不是凌雨殷。
  对,无论是改变若晴和小雪的记忆、抑或与我做爱的那个人,都不是凌雨殷。
  这些都是强夺凌雨殷身体的凯莉,所干的好事。
  「那么,进来坐吧。」林竣邀请她进来。
  凯莉踏进了家门,四周察看我家的佈置。
  「唔,还不错呢,跟若晴家的感觉完全不同。」
  「要喝些甚么吗?」我走进厨房,像对待一个普通的客人般询问道。
  凯莉笑着回绝:「不了,一会儿你像雪瑶一样,想对奴家下些甚么药的话,
那就麻烦了。」
  「想不到你还会有害怕的时候。」我拿着一杯橙汁,边喝边走出客厅. 客厅
有两张相对的大沙发,四角形的茶几置在中央,沙发的旁边则摆着一张新置的按
摩椅。
  我坐着其中一张沙发上,听取凯莉的回应。
  「当然,尤其是对方愈强的时候。」凯莉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嘿。」我冷笑一声,没有回应。
  「那么,」她拿起了我放在茶几上的柳橙汁,喝了一口,「进入正题吧。」
  「为甚么你一定要和我作对?若果我们联手…」
  「奴家不会跟男人合作,道不同不相为谋. 」凯莉果断拒绝. 「那就没办法
了,我不可能让小雪离开我身边。」我意志坚定地说道:「你对我怎样都好,但
小雪,连一根头发我也不会让你碰她。」
  「是吗?那么再赌一次吧,上一次奴家纯粹想见识一下,依莉选了个怎么样
的契约者,所以开个玩笑。
  但这一次,若果你输了的话,童家姊妹,奴家就一次收下了。「
  「你…好,我同意了。」说毕我轻抚项炼,把依莉召唤出来。
  「终於肯出来了吗?我的好妹妹。」凯莉跟依莉打招呼。
  依莉的眼神坚定,如箭在弦,对这场战斗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输了那么多次,还是不肯死心吗?」依莉无动於衷,仍旧无视着凯莉的话。
  「为甚么你到了这刻,还是不明白?男人,尽是些用下体代替脑袋思考的动
物,你跟这些垃圾渣滓立契约,又怎么可能会有胜算?
  但女人,每一个都是神的恩赐. 女人,就有如一件艺术品,各有不同的美、
各有不同的意境和内涵,但男人懂得欣赏吗?
  他们就只懂得下体充血,然后想着怎样把女人骗上床。「凯莉情绪激动地说
道。
  依莉应该已跟她在这个话题上吵过无数次,也懒得理会她,仅回应道:「再
说下去也是没结果,来吧,来跟我做吧。」
  对,没错,消灭凯莉的唯一方法,就是要依莉借助男性的身体,跟凯莉做爱。
  但是,以往的男生,不是跟依莉配合度不高,就是男生的身体太弱,承受不
住凯莉的「魔壶」,也因此,才一直处於下风. 「好,放心,奴家这次一样会让
你舒服得射出来~」凯莉对我抛了个媚眼,可是对我却完全没有效果。
  「那么,我要开始了。」血色的魔法阵第二度从我的生命中出现,在这两次
施法期间、这段不足一个月的回忆,在我脑海如走马灯般闪现. 小雪、静怡、可
怡,三段亲密的记忆绳索,紧紧交织在一起。
  不知何时开始,她们的事,已经变得比自己更加重要。
  对,无论我在这场战斗里变成怎么样,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很清楚知道,若果我和依莉输掉了,我将会一无所有。
  但是,若果要我眼白白看着其他人被凯莉以这种方式夺走,我做不到。
  不能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还能算是男人么?
  下一瞬,依莉佔据了我的身体,代替我进行指挥. 但这次跟小雪下迷药的那
次不同,身体的感觉并没有跟我失去连结. 用个比喻来说的话,上一次就像观看
3D电影,单纯是对视觉和听觉的「煎熬」,但这一次就像4D一样,并没有失
去触觉. 依莉挪动我的身体,一步步接近凯莉。
  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把衣服脱光,依莉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肉棒插进凯莉的
体内。
  等等!出会4秒就合体?连前戏也不做?
  在我惊讶的同时,自己的身体已经跟凯莉的「魔壶」展开了大战。
  依莉抽插凯莉的速度,跟我完全没办法相提并论,快得连肉眼都已经跟不上。
  就连肉棒的快感,也因这种速度而变得麻木。
  也难怪以往依莉只输不赢,这种强度的性爱,是要怎么样的身体才能配合得
上?
  这种抽插的速度,换着是正常男生,连肉棒都可能要报废了;而女生,恐怕
没有几下已经受不住双眼反白、口吐白沫。
  但凯莉却并非正常人,她仍然维持着自己的理智。
  只是,她跟我悄有不同,我并没法从中得到甚么快感,凯莉却反而完全放松
了身体,任由依莉摆佈,阴部也变得愈来愈湿润。
  很明显,她正在享受这种感觉. 想不到,正常的挑逗对凯莉无效,反而是这
种强来,更能令凯莉有感觉.
  依莉把凯莉抬起,用肉棒的力量,支撑着凯莉的重量。
  依莉每一下都顶至凯莉的最深处,刺激着凯莉的感觉. 「啊…啊…好…妹妹
…好…爽…奴家…啊…啊啊…啊……啊…」凯莉被依莉顶到连呻吟也叫不出来,
咬字模糊,彷彿av那种下媚药后绝顶高潮的模样。
  但是,依莉告诉过我,消灭的关键并不在於谁先高潮,即使先令凯莉高潮而
胜出打赌,也是完全没有意义. 或许,我能够藉此把小雪救回来,但是其他被凯
莉改变过的女生,就没办法变回原状。
  依莉的目标,是要消灭凯莉,而要办到这件事,需要两人同时高潮。
  虽然现在凯莉很有快感,但是经过这不知道几百还是几千回合,我的肉棒也
即将来到射精的状态,这样随时比凯莉还要快高潮也说不定。
  我强忍着这股射精的冲动,但是「魔壶」的力量实在太强大,那种无数根舌
头同时舔着的快感,任何男人也无法抵抗得住。
  也真的难怪依莉没有办法赢凯莉。
  她本身虽然也有「魔壶」,但这个部分在佔据男人身体之后,根本无用武之
地,依莉在先天上便已被凯莉赢在起跑线。
  依莉也很清楚这个状况,於是,她把凯莉放在我一早预备好的按摩椅之上。
  凯莉一坐上去,四肢立刻被伸出来的拷扣锁着,同时,一根佈满凸纹的按摩
棒也缓缓升起。
  依莉按着遥控器调整好按摩棒的位置,然后贯进凯莉的身体里. 「你…到底
…想对…奴家…啊!」依莉按下一颗按钮,按摩棒便开始在凯莉的「魔壶」里横
沖直撞。
  这一根按摩棒,并非普通的按摩棒,这张按摩椅,被称为「永操机」,是我
用来对付凯莉的最终武器。
  安装在按摩椅里的按摩棒,能够不规则地变形,在旋转的同时改变按摩棒的
形象,加上附在棒上的凹凸点,对女性同时发动三种攻势。
  而且,最强大的一点,是它能释放出微小的电流,强制停止女性身体的快感。
  「你…难…难道…想…」被按摩棒教训着的凯莉,勉强地吐出了几个单词.
「我,说出了『禁忌』,已经时日无多。」依莉回答道。
  「禁忌」?
  「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本来身体充斥着快感的凯莉,被按
摩棒的电流一通过,身体的快感立刻被压制着。
  「你…你疯了!!!」凯莉双眼瞪得极大,怒骂依莉。
  「对,我疯了,来吧,想高潮是吧?我就偏不让你高潮。」依莉随心所欲地
操作着遥控器,每当凯莉有高潮的迹象的时候,就立刻按下通电的按钮. 如此来
回数次,强制性压制凯莉的高潮,让她一步步地失去自我。
  久久不能释放的凯莉,身体开始不受她的控制,一直颤抖不停。
  「给…我……」凯莉的双眼反白,连嘴巴也合不拢,吐出的话也已经无法听
懂。
  明显地,她的身心都已经崩溃。
  依莉给足凯莉教训之后,解开所有束缚,与凯莉进行最后的交合。
  「啊…啊…啊…」凯莉已经无呻吟的意识,口里只发出一些奇怪的呼吸声。
  依莉将抽插控制在正常速度,好让肉棒能够得到快感。
  同时,也令崩溃掉的凯莉,能够恢复身体的快感。
  不出五十回合,两人的快感同时来到巅峰。
  这时候,两人身上的项炼,同时发出了强光。
  红与蓝的光芒,佔据了我眼里的世界。
  两股光芒不停交错融合,如弹药般互相轰炸。
  在轰炸之中,紫色的光芒在两者之间诞生,形成一颗巨大的球体. 紫球一步
一步地覆盖掉红与蓝的光芒,每当红与蓝相碰,便会形成新生的紫芒。
  紫光渐渐地把所有区域吞噬,最后成了我眼里的唯一。
  然后,那股巨大的紫色能量,有如一颗炸弹般,在我眼里裂开,对我的意识
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
  那一刻,我就有如身处浩瀚的宇宙一样,见证着巨大能量的毁灭。
  下一刹,我失去了意识.
          原则34-救赎般的惩罚(终章)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医院里.
  我的眼睛缓缓睁开,静怡、可怡跟小雪三人围在我的床边。
  小雪立刻扑上病床,痛哭道:「呜呜,要是哥哥不在了,我跟妈妈要怎么办?」
  小雪,呼,小雪在我这里,小雪仍然在我的身边…
  她仍然实实在在地躺在我的旁边…
  实在是太好了…
  「傻妹,我怎么会有甚么事?」我抱着小雪,轻轻抚摸她的头,同时慢慢撑
起身子,在床上坐了起来。
  我看着另外两人,静怡红肿的双瞳强忍着泪水,可怡则无奈的对我微笑。
  「我睡了多久了?」
  「大概两天吧。虽然护士跟我们说你并没有甚么大碍,但她们俩还是很担心。」
可怡苦笑道。
  「这两天要你照顾她们,辛苦你了。」
  「不会,只要你没事就好。」
  昏迷了两天…了吗?但是,既然小雪也在这里,大概依莉已经成功了吧,那
么,静怡…
  在凯莉消失后,我们到底仍然是主仆的关系?
  还是,我们已经甚么也不是?
  我搭上了静怡的手,对她说道:「谢谢,但是我并没有想过,连你也会这么
担心。」
  「你在说甚么呀?」静怡却站起来这样喊道:「身为你的女朋友,担心你不
是必然的吗?」
  欸?等等…
  「小静,别这样,这里是医院…」可怡也立刻站起来,从后抱着静怡。
  「我才不管这里是不是医院,林竣,你刚这话是甚么意思?所以你不当我是
女朋友了是不是?」
  「吓?女朋友?」刚才我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但这一次可是听的十分清
楚。
  童静怡甚么时候变成我女朋友了?
  虽然我们做过各种各样淫秽的行为,甚至还让她叫我主人,但应该没有正式
交往这回事吧?
  「也许阿竣刚醒来,记忆有点混乱,你先冷静一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这两天我一直坐立不安,睡也不敢睡,却原来只是为了
一个不记得自己的傢伙。」
  「哼。」静怡冷哼一声,从病房里走出去了。
  「阿竣,我去跟小静解释,你先休息一下。」可怡放下这句话,也跟着跑了
出去。
  这时,小雪已经恢复了情绪,跟我说道:「哥哥,你很坏阿,一醒来就把自
己女朋友气走。」
  「额…所以说静儿是我女朋友这件事,是真的?」到底是甚么回事?难道说
凯莉的消失,连我身边的人的记忆也改变掉了吗?
  「对呀,你们最近才一起的不是吗?虽然之前一直因为可怡姐姐的事吵吵闹
闹的,但结果却被哥哥修理得贴贴服服。你跟我说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还吓了
一跳呢~」
  到底…发生了甚么事?小雪说的话,跟我的记忆,似乎有了一点出入。
  我是有把她修理得贴贴服服,但这仅限於肉体之上吧,我明明没有跟她在一
起过,更没有跟小雪说过甚么. 小雪看着我迷惑的样子,说道:「看来真的如可
怡姐姐所说,哥哥的记忆有点混乱了呢,反正你也醒来了,我现在去叫医生来。」
  「嗯,麻烦你了。」
  小雪也离开了病房,剩下我一人坐在病床上。
  我尝试想起失去意识之前的事,记得那个时候是跟凌雨殷…不,是依莉跟凯
莉决战的时候吧。
  所以说,那之后,到底发生了甚么事?
  她们三人的记忆似乎,发生了变化,还是说,是我的记忆被改变了?
  我立刻摸一摸身上的项炼,赫然发现,项炼上的吊饰,已经从蓝色,变成暗
淡无光的灰黑色。
  那曾经隐约透出的纹路,已经消失不见。
  依莉她…还在吗?依莉跟凯莉,是不是都已经离开了?
  连同「自定」一起。
  那么,我跟她们记忆有所分别,也是来自同一个原因?
  「你好,我是你的主诊医生,我姓欧阳。」我还在深思的时候,一名身穿白
袍的男性走进病房,向我道。
  「你好。」
  「由於你刚刚醒来,现在先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好。」我点点头,医生在我旁边坐下。
  「你记不记得自己叫甚么名字?」
  「林竣。」
  「年龄?」
  「19岁. 」
  「职业?」
  「学生吧。」
  「你知道现在这里是哪里吗?」
  「应该是…医院?」
  「很好,那么,你记得你昏迷之前,身在哪里吗?」
  「我记得…是我小学同学的家里. 」
  「那么,你记得当时自己在做甚么吗?」
  唔…我回想决战时候的情景,然后,一股紫色的记忆,从我脑海里涌出来。
  一看到紫色,我便想起了那股呕心的精神冲击…
  於是我立刻制止自己的回想。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我只好这样回答道。
  医生笑说:「哦?是吗?不要紧,每个刚醒来的人,记忆都总有不同程度的
混乱,这是很常见的事,待你记起来的时候再说吧。」
  医生把我的答案写下之后,神色凝重地说道:「那么,林先生,我有一件事
想告诉你,但你要有心理准备。」
  医生这样说之后,我的心不受控地急速跳动。
  难道我,患上了甚么不治之症?
  还是说,我的记忆真的出了问题了?「自定」甚么的,全都是一场梦?
  「因为你倒下时,脑部受过震荡,刚才贵妹跟我说你的记忆出现混乱,可能
也是这个原因。但是,在你醒来之前,院方为了安全起见,曾为你做过全身检查。
在检查报告里面,脑部运作是一切正常。但是,我们却发现了…」医生说到这里,
稍为停顿,看了看我的反应。
  我看着医生的双瞳,想点头示意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彷彿能从医生的双眼
中,看出报告的一隅。
  「可能是由於你倒下时的姿势,是下体先着地的关系,你的性器官受到了永
久性的创伤,有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勃起。」
  吓!!!!?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男医生,脑袋完全一片空白。
  「虽说如此,但这只是初步的检定,还需要作出更详细的…」
  医生接下来所说的话,我全都已经听不进耳了,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世
界好像渐渐离我而去一样。
  我无法再勃起?
  怎么可能,你是在开玩笑?
  明明在我倒下之前,依莉还在用我的身体跟凯莉大战数百回合…
  凯莉…依莉…
  她们两个的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在决战时发生的事,也慢慢变得清晰。
  难道说…就是那个时候…依莉战斗的那股速度…
  对…这是惩罚…
  这是我以渺小的人类之身,涉足到两个精灵的战争里,所应得的惩罚. 这是
我胡乱改造女性的心灵,所得到的相应的惩罚. 对…这,就是「自定」对我的惩
罚.
  ……
  四个月后。
  刺眼的阳光直射头上,使我难以张开眼睛。
  进入了九月,天气仍旧十分炎热,我摊在床上,懒洋洋的不想移动。
  从公开试到现在已经好几个月,这段期间都没怎么早起过. 一时还没有办法
适应过来呢,真是的。
  「唔…唔…唔…」这时,一股奇怪的声音,从床的另一端传来。
  我瞇着眼向下望,才发现,静怡正在吸吮自己的下体. 「醒来了吗?主人,
早安~」
  「…」听到「主人」二字,我的肉棒不受控制的胀大,一下子进入了状态.
「果然每次叫主人的时候,阿竣的那里都会立刻就兴奋起来呢,真是个变态. 」
静怡一边抚摸我的肉棒,一边这么说道。
  「要好好教训主人才行。」静怡说毕,又把肉棒含了进去。
  自医院的那天起,发生了很多事。
  妈妈得知我进了医院,也立刻从内陆赶回来探望我,但是我和小雪谎称我身
体并没有任何大碍,所以妈妈停留一天又赶回去了。
  只是发生这件事之后,妈妈告诉我和小雪,老闆已经答应了她,只要内陆的
分部稳定之后,便会让妈妈当上最高级的管理层之一,到时候,工作量就会减少,
上班时间也会变得更有弹性,可以把时间用来陪伴我们。
  嘛,这样对小雪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但是在公开试完结,到大学开学日为止,这个悠长的假期里,偌大的双层屋
子里,还是只有我跟小雪二人。
  ──我原本是这么以为的。
  结果却是,可怡跟静怡会不时来我们家里过夜,说是为了照顾我,其实却是
谈情「做」爱。
  静怡认真地用口水滋润我的内棒,穿着女校校服的她隐约散发出一种纯洁的
气息,跟她自行抚摸身体的动作有了偌大的反差。
  「阿竣,人~家~想~要~了~」静怡诱惑的声线在我耳边响起,然后,我
提起身子,坐在床边。
  「时间来得及吗?」今天是新一年的开学日,不论对於静怡还是我都是重要
的一天,我可不想令她迟到了。
  「还有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够你好好满足人家了~」静怡的声线透露出她的
兴奋与期待。
  「那来吧。」
  静怡背对着我,肉棒对准她的小穴,缓缓的坐了下来。
  「阿…阿竣的那里每次都总是那么舒服。」
  「那就好。」我笑说,然后两人开始上下作动。
  至於记忆方面,出院之后,我也有慢慢摸索关於她们记忆的事。
  然后我发现,她们在与「自定」接触之前的记忆,都跟我拥有的记忆一模一
样。
  但是接触之后的事,却被莫名的改写了。
  首先是雨殷,她完全记不起来跟我做过的所有事,她只记得跟若晴是好朋友,
在机场跟图书馆相遇的事,她也不太能肯定有否遇到过我,所以对她来说,我完
全只是个陌生人。
  我也曾经想过要不要跟她解释,但是每当我想把有关「自定」的事说出口的
时候,身体都会不受控制,或许再次昏倒,或许突然嘴巴不受控的关上,或许突
然鼻孔出血,最严重的还会看见那片紫光…
  总之,我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说出口。
  这也变成了我念医科的最主要理由,不再只是为了减轻妈妈的压力。
  我希望能从科学层面,自行探索出可以说明这种现象的解释,虽然大概只是
徒劳无功。
  呀,对了,差点忘了说,先前我和可怡公开试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我如愿的
考上了西大的医科,而可怡则考进了护理系。
  「啊!啊!我……人家不行了!!」静怡的呻吟声充斥房间,身体也到了最
后的关口。
  「我也快要射了。」
  「射…射进来…请全部射进来!」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淫秽的水声与呻吟声交织,为晴朗的早晨,奏起愉悦的
乐章。
  「啊啊啊啊啊!!」静怡毫不忍耐的叫喊,我也同时将精液射出,大量的精
液喷进静怡的体内,而且慢慢的沿着我的肉棒流下来。
  「吓…阿竣的…好多…好热…把人家的那里射的满满的…好舒服…」静怡的
感想。
  「我爱你。」我从后抱住她,跟她热吻起来。
  那么,为何静怡突然变成了我的女朋友了呢?
  我从她们两姊妹那里得知,我为了化解静怡对我的误会(就是有关抛弃可怡
的事),用了各种手段,短短两星期内,折服了静怡的倔强,也令她慢慢喜欢上
我,最后成为了男女朋友。
  可怡虽然也仍然喜欢我,但是她觉得只要我对静怡好,她无论怎样也可以。
  静怡也同样如此,完全不介意我跟可怡有任何亲密行为,甚至还常常想三个
人一起来一发. 虽然这样一定很爽快,但是,我还是很抗拒这样做。
  可能是因为,我不太想再次将现在、跟「自定」消失前发生过的事联系起来,
尤其是那晚三人扭在一起的画面…
  一场热吻过后,我跟静怡离开彼此的身体,抹乾身上的液体. 静怡细心的帮
我换上衣服,就像新婚妻子一样。
  晨炮过后变得精神奕奕的我,拖起静怡的手,从我的房间里走往楼下。
  走下楼梯时,静怡这样问我:「主人对於静怡的侍候,满意不满意?」
  我笑意盎然,回应:「有静儿服侍,当然是十分满意。」
  「那么,主人到底甚么时候要跟我和姐姐一起来?」静怡又再次这样问道,
然后突然弄了一个想到坏主意般的面孔:「还是说,要跟小雪四人一起?」
  「喂,我说过不要再提这件事的,你这样我可要好好处罚阿。」
  静怡像是一早已预计到我的答案,嘴巴哄至我的耳边:「那么放学后请主人
再好好教训教训静怡。」
  静怡的话语令人甜蜜无比,我两根手指轻捏她的鼻子,笑道:「你这小坏蛋。」
  至於小雪那边的故事,则是我们的关系从「自定」消失前的那段时间起,开
始变得十分亲密,虽然有发生过抚摸、口交之类的性行为,却还没有走到插入的
最后一步。
  但是,我出院之后,却很快跟小雪走完了这一步,一来是我没有办法拒绝,
那个我曾经伤害过、同时也是我深爱的妹妹的要求,二来则是为了测试无法勃起
这件事。
  我跟静怡走到一楼,小雪跟可怡却早已红着脸的等着我们。
  「哥哥你这大坏蛋,一大早就跟小静做那种色色的事情。」
  「对呀…阿竣,音量…是不是稍为控制一下比较好?」
  我望了望旁边的静怡,嘴角含春的她毫无歉意可言。
  刚才的声量,她肯定是故意的。
  我放开静怡的手,走到两人的中间,在两人耳边说道:「放心,放学回来后
就到你们了。」
  两人的脸彷彿在一瞬间又变得更红了。
  静怡这时帮忙打圆场:「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
  「还不是你们两个…」小雪嘀咕道。
  这么说来,那天在医院,医生说我有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勃起,但其实并不
是这么回事。
  那时我虽然十分震惊,而且在院内的检查和治疗也同样得出这个结果。
  但当我一出院,分别让三人跟我尝试之后,却发现,虽然我现在勃起得比较
慢,但仍然是勃得起来的,硬度跟长度也跟以前一样。
  之后也找过其他外人去尝试,得出的结果是,除了小雪,可怡跟静怡三人以
外,其他人都没有办法令我勃起,包括我自己。
  不管是用道具也好,用身体也好,看成人影片也好,都没有办法令我勃起,
连晨勃也再没有发生过. 只有当她们三人接触到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才会有所反
应。
  而当静怡唤我「主人」、小雪唤我「老公」的时候,我会反应得特别快。
  但是,这并不是说我身体已经进入更年期了,相反,我射出的精液变得更多
更浓。
  医院为我的精液作的检查里,也说我的精子的活动仍然十分活跃. 我的想法
是,只有在「自定」里呈现红色亲密度的人,接触我的身体时,我的身体才会有
反应。
  这也许,就是对我的惩罚吧。
  只是这同时,也是我唯一的救赎. 只要能与这三人好好过之后的生活,其他
的事又算得了甚么. 我能有三个真心对待我的女人,已经比起其他人幸福太多了。
  接下来,就为自己曾经伤害过的人好好赎罪吧。
  我这样想的同时,下意识的望向周围的三人,然后一起踏出了家门. 她们脸
上的笑容灿烂,就有如射落的阳光一样,彷彿是为了新一天的展开,好好送行。
  自定义原则.
                全文完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dizhi99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