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奴隶母亲】(完)

  我姓刚田,名字叫准二,是个高二的男学生,高二的男生都在干嘛呢?大都
在篮球场上渡过高中岁月吧,我当然也不意外,但我有个极为严厉的妈妈,刚田
直子,大概是因为父亲去世的早吧,她担任起母兼父职的工作,一手把我养大,
特别希望我能出人头地,所以对我相当严格。
  在我眼中的母亲,是相当美丽的,在外商公司担任主管的她,总是能家庭与
事业兼顾,我对我的母亲有着许多钦佩的地方,也希望自己可以能赶紧长大,换
我来撑起这个家。
  大概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吧,我总是看着妈妈早起梳妆,包着例落的包头穿着
公司的套装就出门了,我从没注意妈妈的日常生活作息,一直到这天的课后辅导
课结束回家,我才注意到妈妈在家的作息。
  这天的课后辅导是教文学的,上课的老师叫荒川晴美,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魔
头,对男生好像有仇一样,对女生则是好言好语,我敢打赌这个荒川老师一定是
个女同性恋,她的课总是上的特别慢,超过下课时间也是很正常的。
  但今天她不知道是吃错了那颗药吧,只把班上的班花立花麻由美留下来做课
后辅导,其余的就各自下课了,几乎是提早两小时下课的我却不知道该往那里去,
只好回家休息好了,我推掉了朋友的打球邀约,因为我今真的满疲惫的,只想回
家而已。
  关上玄关的大门,妈妈还不在,通常我回家的时候,妈妈应该都在厨房的吧,
但是今天因为我提早下课,她还不在厨房,我只好先回我的房间休息吧,顺便洗
个澡,但妈妈房间的浴室传来洗澡的声音,原来妈妈已经回到家了,而且在她自
己的房间里,而我猜到了妈妈应该是在洗澡吧,所以今天的妈妈也回来的满早的,
我也不注意到什么,就自顾自的回到房间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AKB48的大合照海报,每个女生都好可爱哦,
看着看着我肚子饿了。
  我没注意我自己躺了多久,我打开房门,看到妈妈房门并没有关上,我也没
多想什么,慢慢走着准备来到厨房看看有啥东西可以先吃的,毕竟妈妈还没煮,
穿着室内拖鞋的我,走在走廊上是几乎没有声音的,但这也让我看到了不该看的
东西。
  妈妈,我所崇拜与敬重的一个女人,从小把我养到大的女人,竟然在她的房
里,一丝不挂的,手上还拿着麻绳,正往自己身上一圈圈的套上、绑上,我看了
约五分钟,她丝毫没注意到我在门外偷看,第一次看到女人裸体的我,而且看的
还是自己的妈妈,我的老二已经有了极大的「反应」。
  我竟然对自己的妈妈有反应?我这样对自己问着,但此时的妈妈在我眼中只
是一个极富吸引力的女人而已啊,但这么多年来,她的形象一直都很完美,我喜
欢的女孩也以她做为范本,或许是我有恋母情结吧。
  而菱形结在她的身上慢慢一个个成型,麻绳不断穿过她的绳结、拉开,再缠
绵,我不知道她在干嘛,但我只知道妈妈在做奇怪的事,她拼命的把身上的麻绳
拉紧、打结、再拉紧,直到她自己受不了麻绳的紧缚为止,才打上一个结,这个
结就打在女人最为私密的地方,接下来的妈妈竟然套上平常穿的上衣与长裙,完
全是一般日常作息的样子。
  我赶紧躲到一边去,妈妈也走出忙门,往厨房的方向走去,准备要弄今晚的
晚餐了。
  我回到房间,完全无法思考了,妈妈竟然会喜欢做这样的事,难道?她平常
也都这样在厨房弄晚餐,与我看电视跟聊天吗?妈妈喜欢SM的画面在我脑海中
开始无限制的幻想,我的那里又有「反应」
  了,男生就是这样,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有刺激的东西,邪恶的老二就会立
刻有反应,这就是男生啊。
  我整理好衣服,来到厨房,妈妈跟平常一样在弄着晚餐,妈妈回头看了我一
眼,只说了句来吃饭吧。
  我站在妈妈的背后,我走向前去,从妈妈的背后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怎么啦?今天这么撒娇?你又想要干嘛了啊?前天才给过啊?这次门都没
有」
  妈妈一样严厉的对我说着,而这是我平常少有的撒娇方式,但通常是在跟她
要零用钱。
  「没有,就是想抱抱妈妈啊」
  我这样回答着她,我的双手却摸到了她身上的麻绳与绳结,我的下体又开始
有反应了,我赶紧躲开,坐在餐桌旁假装准备吃饭。
  「傻孩子」
  妈妈笑了继续弄着她的晚餐。
  在餐桌上我简单的跟妈妈聊了班上的事,跟邪恶的文学老师什么的,也就瞎
扯一番,但我绝口不提今天看到的事,我怕妈妈会严厉的处罚我啊。
  但我脑海中就是无法忘记今天看到妈妈的画面,我决定试探一下妈妈的反应,
再做其他的打算吧。
  「班上的一个小林同学,今天被班导师处罚了」
  我说着我自己瞎扯出来的谎言。
  「哦?他怎么了?」
  妈妈好奇的问着,一边手里的筷子继续挟着桌上的菜「小林他被老师抓到带
色色的杂志到学校,是那种女生被绑起来的SM杂志,真奇怪,那有什么好看呢?
只不过用绳子绑起来啊」
  我一边滔滔不绝的说着,我一边看着妈妈的眼神,妈妈的眼神震动了一下,
似乎是被电电到一样的反应,但她还是假装很镇定。
  「哦,那也没有什么,这年纪的男生嘛,我说准二,你该不会也有那种杂志
吧」
  妈妈问着,但好像是在试探我的感觉,我竟然被妈妈给反将一军,不愧是社
会历练丰富的妈妈啊。
  「我……当然没有啊」
  我赶紧反驳妈妈,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瞎扯出来的「没有就好」
  妈妈继续吃的晚餐。
  平时的妈妈应该早就用严厉的态度责骂我了吧,但今天却一反常态的平静,
我确认了妈妈对SM的态度后,妈妈果然是不讨厌SM的,甚至可以用喜欢来形
容妈妈对SM的感觉,我草草结束了晚餐,我心里计算着自己的零用钱,算一算
应该还够。
  第二天的下课,我一样推掉了打球的邀约,我来到书店的成人区,挑了本封
面看来还不错的女优,她叫川上优,以她做为SM杂志的封面真的满吸引人的,
我轻松的在柜台结完帐后,老闆还一路跟我闲聊到店门口,说是以后想买可以常
来之类的废话。
  我回到家后,翻了几页,这本杂志开启了我对SM的认识,川上优不是年轻
的女孩,容貌也不算多漂亮,但就是那种绑起来后楚楚可怜的样子吸引了我。
  我一页页的往下翻去,越看越入迷了,加上昨天看到的那个画面,让我联想
到川上优的样子,一向严厉的妈妈一旦被绑起来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也一定很动
人。
  我随手将杂志塞在床下,然而就去洗澡了。
  一样的生活,一样的模式就这样过了好几天。
  忙着打球的我,回到家中,痛快的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瞎想着,忽然想起
床下的那本杂志,我伸手去拿了出来,翻了我想看的那几页,翻着翻着,杂志里
竟然掉出了一张字条,怎么回事?我不记得我有塞字条在杂志里啊?我翻开了字
条,上面写着几个字。
  「想不到准二你有这本杂志,你惨了你,但念在你年轻气盛,也该长大了,
就算了妈妈」
  我看完字条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妈妈竟然进来过我的房间,我心中是有点生
气的,但又高兴妈妈是可以接受,想当然尔,她一定接受的啊,她自己也很喜欢
的东西,怎么不会准别人看呢?「被你发现了,谢谢妈妈,妈妈跟川上优一样的
美丽」
  我写下这几个字后,塞回了床下,接着我就睡了。
  第二天我一如往常的出门上课,妈妈也一如往常的一大早就出门不在家了,
我也不管其他的事了,只能赶紧到学校去上课,今天又有荒川恶魔的课了,绝不
能迟到啊,我飞奔的骑上脚踏车,来到学校里上课,度过我又一个无聊的一天。
  校花立花麻由美又被处罚了,这次她被荒川恶魔给叮上了,大家都这么传言,
今天的麻由美被罚站在最后面,看起来她是真的惹到恶魔了吧。
  一如往常无聊的一天总过的特别的慢,我收拾书包,下课了,麻由美又被留
下来课后辅导了,我无法想像麻由美到底考的多糟糕,才会被荒川恶魔给留下来。
  我骑上脚踏车,跟着几个朋友到到河边的球场,三对三的打了个天昏地暗的,
打到傍晚我才回家,回到家时已经晚上七点,秋天的这个时候,太阳下山的特别
的早,但是很舒服的。
  我回到家中,妈妈早已经煮好晚餐,我看着妈妈的眼神似乎与以前有些不一
样了,眼神中竟然多了点温柔,专属於女人才会有的温柔眼神,竟然出现在妈妈
的脸上,我不好意思着低着头吃饭晚餐,今天的母子连一句话都没说就结束了,
我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后,从厨房弄了杯水到房间里,准备喝着,我忽然又
想起了那本杂志,我伸手去摸那本杂志,我打开那本杂志,一如我预期一样,杂
志内又被放了张字条,字条上写着几个字「谢谢你准二,妈妈真的有这个女人好
看就好了。妈」
  我看完这几个字,几乎确定妈妈是一定喜欢被捆绑的,我写着张字条继续塞
在杂志里。
  「真的很漂亮啊,但川上优是被绑起来的,如果妈妈也被绑起来,就一定比
川上优更美了」
  我写完后夹进杂志里。
  一如往常的过着我的生活,妈妈也忙着她的工作。
  连续几天下来,杂志的字条都没有变动过,我也觉得大概是不好玩了吧,就
在我忘记这件事后的一星期后,我又再次打开那本杂志,字条又出现了。
  「真的吗?妈妈很高兴你觉得我很美,看到字条后,我在厨房妈」
  妈妈的字条让我吓了一大跳了,我穿上简单的衣服来到厨房,妈妈正在厨房
洗个晚餐后的碗。
  「在我眼中,妈妈一直都是最美的」
  我说出这句话后,妈妈原本在洗碗,听到后转过头来对我笑了一笑。
  接下来妈妈对我做的事让我吓了一大跳,因为我完全没预料到她会这样做。
  妈妈转过头来后,解开了她的上衣钮扣,露出了她穿的白色内衣,胸部上也
绑了麻绳。
  「这样妈妈有那个女生美吗?」
  妈妈对我问着,我看傻眼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因为妈妈虽然还是有穿着内衣,但身体都被麻绳所缠绕着,菱形结在妈妈的
身体上达到了美好的平衡,妈妈告诉我,这叫做龟甲缚。
  「好美,妈妈真的好美」
  我也只能这样讚叹了,毕竟妈妈也已经四十几岁,她的身材却保持的相当好。
  妈妈红着脸拉开上衣让我这样看着,然后当着我的面收走了我那本花了我半
个月零用钱买的SM杂志。
  「这本别看了,看这本吧」
  妈妈手里拿着另一本杂志,上面标准写着「奴隶愿望的女人」,我接过手来,
翻着杂志内的前面几页,有个女人跪在地上,双眼看着镜头,是个轻熟女,也许
比妈妈在年轻几岁吧,她手里奉着一条粗红色的狗绳,令人眼红的是这个轻熟女
竟然露出胸部与乳头,让我看的脸红心跳的。
  「妈妈准许你看这个」
  妈妈说完转头便离开厨房,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但我几乎可以猜到
她在房间干嘛,因为她娇喘的声音还满大的,而且似乎不再害怕被我听到了,我
知道妈妈的压力都释放出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妈妈都在我下课后,展示了好几种的绑法,而且都用她自己
的身体当范本,我看的目瞪口呆的,因为我对这个完全是陌生啊,但我渐渐发现
其中的奥妙了,我开始推掉许多打球的邀约,只为了能多陪陪妈妈,同时进行着
这有点变态的游戏。
  虽然妈妈用她自己的身体向我展示许多绑法,但都是穿着内衣或搭着上衣只
露出绳结,不会露出身体的重要部位,更没有越过心里道德的那条底线。
  慢慢进入冬天的午后,学校里,立花家的校花姐妹们听说都转学去了,学校
顿时没了可以注意的女生,下了课的我一样来到那间卖着成人书籍的书店里闲逛,
AV影片区有东西吸引了我的目光,片名「奴隶母亲」
  我拿起了这片子,看了看剧情简介,觉得应该还不错看,我拿回家用电脑迅
速的看过一次,在妈妈还没回家之前就已经看完了,剧情是讲一对相依为命的母
子,事实上都对对方隐藏自己真正的兴趣,在彼此的秘密都被对方解开后,母亲
手里奉着狗绳,请求儿子能让当自己身体与心理的主人,请求能成为儿子的奴隶
的一部片子,这部影比较强调的是心理层面的调教与内心道德与私欲的冲突,母
子都想找到各自的平衡点,最后影片中的那个妈妈放下所有的一切,成为了儿子
的奴隶、甚至是性奴隶。
  接下来这几天我都在注意着妈妈有什么变化,但结果却令我失望了,因为几
乎没有什么差别,她一样的忙着工作,然后回家煮饭,忙进忙出的,但就在第四
天后,起了个大变化,这天下午我无法再推掉朋友的打球邀约,去到球场打了好
几场球后,便赶紧回家了,入冬后的太阳很快的就下山了。
  我回到家中,妈妈已经在厨房里弄的差不多了,我也不疑有他,先回房间洗
澡再说,洗完一个痛快的热水澡后,我来到餐厅,妈妈已经在吃饭了,她穿着围
裙坐在椅子上,我坐在她的对面也一样吃着晚餐,也闲聊着白天在学校的话题,
就这样约莫聊了十分钟吧,我注意到她好像不太自在,有时候左顾右盼的,也似
乎没有专心在听说说话,我看着妈妈的眼睛,她的眼神却四处飘散,很明显的是
有事情发生,但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此时妈妈起身要到厨房去,她走往厨房才看见,妈妈今天只穿了「围裙」,
围裙的里面只有白色的内裤加上黑色丝袜,上半身只有麻绳与她赤裸的身体,我
吞了口口水仔细的打量着妈妈的身上的一切,我刚刚足足聊了十分钟,我竟然都
没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细黑色项圈,就像是一般的项炼一样,但却是项圈,妈妈她
戴上项圈了,她真的戴上项圈了,这个画面对我来说太刺激了,这是妈妈对我的
诱惑吗?我的老二立刻有了反应,足以撑起半边天。
  妈妈在厨房弄了一下子,便走了出来,回到了她的位置。
  「准二,你怎么可以这么色呢?」
  妈妈在经过我座位时,看了我的裤子一眼,她看见了我老二撑起睡裤的样子,
想不到被妈妈看见了,这一慕真的很尴尬,但被看见就被看见了吧。
  「没办法,我也有个色妈妈啊」
  我开玩笑的回答「你这孩子,我真说不赢你啊」
  妈妈笑着,但她好像是坐不住的样子,又起身忙着在收拾碗盘,走进厨房又
走了出来,围裙好像又松开了一些,每走一次围裙又松开一些,我几乎看到妈妈
的胸部了。
  我有点胆量了,我知道妈妈在引诱我了,我起身,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妈妈
「准二,怎么啦」
  妈妈的语气里霸气全无,只有一个女人温柔的语气,我心中盘算着有九成的
把握。
  「妈妈,让我绑你吧」
  我说出了这几个字后,妈妈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上一次绑我的男人,是你的爸爸,现在你身为他的儿子,让你绑也是应该
的,准二,好的,妈听你的」
  妈妈说完抱着我抱的更紧了,我也紧紧的抱着妈妈。
  「妈妈这些年,寂寞了吧」
  我抱着妈妈说着「嗯嗯」
  妈妈只回答了两个字,但却道尽了爸爸去世后这十几年的所有无奈。
  我双手放开了妈妈,妈妈则退后了一步,伸手解开自己早已经松开的围裙,
露出了她被麻绳捆绑的身体与乳房。
  「准二,我是你的妈妈,你只可以绑我,不可以做其他的事哦」
  妈妈站在我的面前,下半身只穿着内裤与丝袜,上半身只有麻绳,她很认真
的对我说着。
  「好的,我知道了」
  我走向前去,解开她身上的龟甲,妈妈仍然有些害羞的用她的手试图遮住她
的胸部,我一边解开麻绳,一边强势的推开她想遮掩的双手,麻绳一捆捆的落地,
与地板撞击下产生美妙的声音,我的心很平静,我甚至有点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了。
  我手里抓起麻绳,先将妈妈的双手拉到背后绑住,再拉到胸前,绕过她的胸
部,最后乳房上缘也绑,下缘也绑了,这就是小手缚。
  「准二,绑紧一点」
  妈妈背对的我说着「好的」
  我解开麻绳,所有的动作都重新再来一次,但这次麻绳绑的更用力了。
  「你绑的好舒服啊,准二」
  妈妈背对着我这样说着,我也很高兴的越绑越起劲。
  我将妈妈拉到沙发上,让她躺着,再用麻绳把她的脚也绑了,这样妈妈就跑
不了了。
  「妈,我去买个狗炼,你先在这等一下哦」
  我说完准备拿起钱包出门。
  「准二,房间里就有,在衣柜的箱子里」
  妈妈躺在沙发上对着我说着,看来我要把妈妈的秘密全都看光光了。
  这样也好,省的我再跑一趟外面商店街,我走进妈的房间,素雅的布置竟然
放着变态的东西。
  我果然在衣柜里找到一个木箱,木箱里有着妈妈多年来的秘密。
  我找到了狗绳,很粗,绝不可能被拉断,狗绳的炼头的锁扣也看起来已经放
了很多年了。
  我拿着狗绳走出了妈的房间,扣在妈脖子的项圈上,但妈这条细黑色的项圈
是好看性质大於实质用途啊,我折返回去,拿出木箱中的另一条项圈,红色皮革
制的,相当厚实,似乎与这条狗绳是搭配在一起的,我解开了妈妈脖子上那条不
堪用的小项圈,换给她套上这条红色的皮革项圈,现在,妈妈已经是个动弹不得
任由我摆布的女人而已,但我还是仅守我的本份,单纯只是将妈妈绑起来,完成
她的心愿而已。
  「看来你继承了,你爸爸的血统,绑的很有你爸的风格」
  妈妈备绑的紧紧的仍然对着我这样说着。
  「我想继承的不只是爸爸的血统与风格,我想继承的是她留下来的女人」
  我很认真的对妈妈这样说着「准二,你………」
  妈妈语气中有些哽咽的感觉,但碍於心中道德的那条底线,或许这是不可能
发生的。
  妈妈在沙发上躺着,动弹不得,我爱玩的手开始忍不住了,慢慢的往妈妈的
胸部靠了过去,她的乳头已经变大变硬,看起来她会相当敏感的,我搓揉了她的
乳房,传来妈妈娇喘的声音,自己的乳房第一次被儿子用手玩弄着,自己却毫无
招架之力,我两只手的手指捏着妈妈的乳头,妈妈也已经快要受不了的叫着,我
拉拉狗绳,妈妈的脖子上的项圈也被我拉动着,我看了看妈妈的眼神,我知道时
候到了,我跪下来接近妈妈的脸庞,我亲了亲妈妈的额头、鼻子、脸颊与嘴唇,
妈妈的嘴唇好软好舒服啊,妈妈躺在床上被我亲吻着,我的手也不安份的在她的
身上游走着,但我们始终没有跨越危险的红线。
  「啊…啊……舒服……。准二」
  妈妈娇喘着叫着,她越叫我就越有成就感,但我知道改在何时踩上煞车,妈
妈被我玩弄到很累的样子,我为她解开麻绳的束缚,让她的双手恢复自由,接着
我要帮她解开项圈,妈妈的手却阻止了我。
  「准二,这个别解开,妈戴着才有安全感,这十几年来,自从你爸去世,我
就天天戴着入睡,上班前才取下收进箱子里」
  妈妈娓娓道来这十几年来她已经形成的习惯。
  「说吧,准二,妈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更像你爸」
  妈妈对着我说着「让我管教你吧,严格的管教,妈你觉得呢?」
  我这样说着,看着妈妈的反应再做后续的动作。
  「嗯嗯,然后呢?」
  妈妈抬起头看着我,那个表情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像是对我有所求一样,
像个小女孩一样,而那一瞬间我觉得妈妈彷彿像是川上优一般,这时的妈妈,美
极了。
  「从你的穿着、生活习惯、行动、交友全都要听我的,这样可以吗?」
  我问着妈妈,因为我心中已经有许多盘算和计画。
  「上班,不准再穿裤子,只能穿裙子,别当自己是男的,一点女孩的气质也
没有」
  我对妈妈下达第一道命令。
  「嗯,这个没问题,还有呢?」
  妈妈继续这样问我着「在家里,只准穿内裤,上半身只能用麻绳,脖子上的
项圈是必须的」
  我继续对着妈妈说着。
  「这个也好办,但我是你的妈妈,就这样赤裸上半身,这样好吗?」
  妈妈似乎有些迟疑。
  「不好吗?以后我会连内裤都不准你穿哦」
  我继续说着,看着妈妈惊讶的表情与变红的双颊就觉得相当有趣。
  「哦,好吧,我听你的」
  妈妈说完点点头还嘟着嘴唇,看起就像是有点在闹脾气的小女孩。
  「生活习惯,我希望你把我当成你的主人一样伺候,不可以再直呼我的名字,
只能称呼我先生,或是主人,我也不再叫你妈妈,而是叫你的名字,直子,你觉
得呢?」
  我直接叫了妈妈的名字,藉此提高了我在这个家中与妈妈心中的地位。
  「哦…是的,先生」
  妈妈后面「先生」
  两字还故意加重语气,原来妈妈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啊。
  「嗯嗯,我希望你跟我出门时,你能用我的女友的名字,跟我一块出门」
  我继续说着「是的,先生,我听你的」
  妈妈继续调皮的回答着,因为这或许也是她喜欢的一点吧。
  「行动自由,过些日子,家中的财政,你的薪水,交给我管理吧,我不会乱
花,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我除了家用之外,我会买些拘束你行动自由的东西,
例如脚镣、手铐、木枷,而你买东西要经过我同意才可以买,我以后甚至可以买
狗笼,用来处罚你用的。」
  我这样严苛的规定,是为了要实现「身份逆转」
  的愿望,原本管教我的妈妈,变成我的奴隶,身份被逆转,对妈妈来说,会
有被管教被奴役的快感,直子是个M女,一定会喜欢的。
  「是的,先生,但直子要跟先生报告,脚镣与手铐与木枷,直子的木箱里就
有了,狗笼的话,直子也很喜欢,希望可以早点买没关系」
  直子这样对我说着,同时从木箱里拿出了脚镣与手铐,甚至还有木枷,妈妈
果真是的M女无误,以前她跟爸爸也一定玩的很大,才会连这个都有。
  「就这样子?」
  直子问着我,但我其实心中还有个想法,但我觉得时机未到,就先不说了,
那就是如厕管控,连大小便都要经过我的同意,浴室要加装摄影机,我要连直子
洗澡的时候也要管控,但我认为时机未到,先别一开始就玩的这样夸张比较好。
  在公司担任主管职的妈妈,平时穿着高级套装与高跟鞋,一个掌握全局、位
高权重的女主管,回到了家却脱下衣裤,只穿了条内裤,头发还故意绑了两条马
尾,马尾上还绑了可爱的发圈,就像是个小女孩的样子,模样相当可爱,脖子上
的项圈与白雪般的肌肤,看起来有着强烈的对比,看起来更加漂亮与美丽,脚上
的脚镣更是不离身的,在家里走来走去,与木地板撞击后产生的声音,听起来相
当悦耳,而在这不知不觉中,而我已经变成了有S倾向的男主,真正的男主,这
个家的真正主人。
  每天的早晨,直子都会来请我请床吃早餐,同时也是为了让我解开她脚镣,
我有时候会闹她一下,故意的找不到钥匙,让她上班迟到。
  她就会苦苦的哀求我解开她的脚镣让她上班,但她去上班了,我去上课了,
我却开始思念她了,我想直子也是在想我的,因为我都会收到她寄来的讯息。
  「先生,好想请你帮我锁上脚镣」
  「好想念麻绳的感觉」
  这些都事她会寄来的讯息,同时也刺激了我许多新的想法。
  「这么想念麻绳,那明天我给你绑上绳子,你再套上你的衣服去公司上班吧!」
  我也会出些主意,让她更加享受在被虐的感觉中。
  随着天气慢慢变冷了,直子也会穿上高领的毛衣出门,我还会让她套上项圈
再穿上高领的毛衣作为掩盖,让她一整天都可以感觉的到被束缚,这就是我要她
进入的「完全奴隶」
  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项圈是可以一整天都不用拿下来的。
  虽然直子认为戴着项圈去公司上班相当难为情,但却每天都戴着去上班,看
来是乐在其中了,在下属的眼前,还戴上难为情的狗项圈,虽然他们都看不见,
但这让直子更加羞耻了。
  寒冷的冬天,迎来了我们家的第一个客人,妈妈的妹妹直美阿姨,离婚独居
的阿姨直美从很远的地方,搭上了新干线就来到我们家找我妈了,妈妈当然很高
兴,我也答应暂时让直子恢复自由,在阿姨来访的这段期间先解除规定吧。
  「唉呦,这么久没见,准二都长这么大了,该交女友了吧」
  直美阿姨笑着边说边夹着寿喜烧里的食材到自己的碗里。
  「阿姨,我交女友了啊」
  我挟着已经熟透冒着热烟的肉片到妈妈的碗里,然后我看了一眼妈妈的眼神,
我笑了笑。
  「哦,姐,你儿子交女友啦,长什么样,没带来给阿姨看看」
  直美阿姨好像相当开心的继续说着客套话。
  「哦,就是个很不错的女孩,许多」兴趣「
  都与我相符啊「
  我边回答边看着妈妈的眼神,但妈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出口,只能继续低着头
吃着她的东西,因为她知道我说的就是她。
  「年轻人有共同的兴趣就好,要好好交往啊」
  直美说完转过头去按了按直子的手貌似亲蜜的看着直子。
  直子与直美从小就不是一对很亲的姐妹,我也和这个阿姨不是很熟,但毕竟
是姐妹,招待应付一下也是应该的,而我对这位阿姨也很陌生,也不太清楚她是
在做什么的,妈也说她的工作老是很神秘,不知道她在干嘛,总之听起来就不是
什么正当的工作,不然怎么会这么见不得光。
  直美小妈妈约三岁,比妈妈再年轻一点的感觉,也更接近年轻人,感觉更有
活力一点,我对这位阿姨开始感到好奇,趁着妈妈在洗澡,我靠过去跟阿姨好好
的聊起来了。
  「阿姨,都在忙些什么啊?好像没听说阿姨在做什么的说」
  我坐在沙发旁看着阿姨一边问着,一边弄了杯果汁。
  「哦,阿姨在忙的都是些小生意啦,在市中心的公司……」
  直美说的有点吞吞吐吐的,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事。
  「阿姨,我也已经是大人了,说给我听没关系啦」
  我说完看了阿姨一眼「唉呦,是大人的生意啦」
  直美更加不好意思的说着「酒店?俱乐部?招待所?」
  我随便的说了几种地方。
  「好吧…虽然不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去……」
  阿姨说完给了我一张名片,我看了一下名片上面写着「秋叶原SM私人调教
俱乐部」
  我看傻了眼,这对姐妹怎么都跟SM有关系啊。
  「你是女主?还是女奴?」
  我就直接的问了。
  「真不愧是大郎的儿子…」
  直美先是惊吓的表情,接着是觉得理所当然。
  「看来你知道我爸的事了」
  我继续问着,因为我觉得一定可以问出些什么有关我爸的秘密。
  「你妈……曾经是这间俱乐部有名的女奴,你爸是客人,一见钟情,后来娶
了你妈妈为妻,我,是女主,刚好与直子相反」
  直美说着「看来我真的遗传了我爸的血统……」
  我只能这样回答直美的问题。
  「哦,你一样是S主?跟你爸一样?」
  直美好像对我相当有兴趣。
  「是啊」
  我简单的回答直美「年纪这么轻有有虐待人的倾向,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需不需要我介绍女奴给你啊?阿姨我可认识不少女奴哦」
  直美对我说着「谢谢阿姨了,但我有女奴了哦」
  我回答着阿姨的问题「哇,不会就是你女友吧?」
  直美很显然的对我的女友相当有兴趣「是啊,就是她,我不是说我们有共同
的兴趣吗?」
  我继续解释着「原来如此,你这孩子,阿姨真的小瞧你了」
  直美笑着说着「有兴趣来当我的奴吗?我对轻熟女的女奴很感兴趣哦」
  我开玩笑的问着「阿姨都这么老了,你还肯要哦?好啦改天我转向当奴的时
候再来找准二吧~哈哈哈」
  直美也被我逗的笑了出来,而妈妈从浴室出来后,也打断了我们的聊天与对
话。
  接着直美就去黏着我妈不放了,幸好我有在妈的房间里装了窃听器了,她们
所有的对话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姐。。你脖子上的痕迹是怎么来的?看起来有些像是…项圈,身上…也都
是绳子的痕迹,难道……姐你又……。」
  听的出直美阿姨有点惊讶妈妈身上的痕迹。
  「嗯嗯…跟你想的一样,我有对象了」
  妈妈回答着直美「嗯嗯这样也好,跟你家大郎比起来如何?」
  直美不死心的继续问着「嗯…跟大郎很像,但比大郎年轻」
  妈妈听起来有些害羞的回答着「哇…你们家准二若是个S主,那连我都想让
他调教了…看他粗壮的手臂,绑起绳子来一定很有力也很紧」
  直美继续对着妈妈说着,但我听的出来是想要套妈妈的话来,看看知道不知
道我是个S主。
  「你别胡说八道……准二很单纯的」
  妈妈沉稳的回答着。
  「唉呦~姐~我是开玩笑的啦」
  直美说着接着这对姐妹就开始聊起与SM无关的事了,后面的我也就懒的听
了,而我心中…却有了新的想法,我心中开始细细的盘算着一些细节,仔细的来
推敲可能的发展后,我决定要出手了,这次要收下这个S女主直美阿姨为奴,来
个姐妹奴隶吧。
  当天晚上我寄了封讯息给妈妈,告诉她我的想法,没想到竟然得到妈妈的同
意,我吩咐了几样东西要她弄好,接着就准备睡觉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我起了床来到了厨房,没想到直美阿姨也起了个大早,我
跟她打了个照面后。
  「阿姨。。我那…女友今天会来,要看看她吗?」
  我问着在厨房弄东西的阿姨「太好了……我也好好会会这个M女吧」
  直美阿姨还小小声的说着然后我们来到餐厅,开始吃着早餐,我与阿姨闲聊
着东南西北,什么都可以聊。
  「阿姨,我女友到了…」
  我对着还在吃东西的阿姨说着「哦。。快请她进来吧」
  直美阿姨对着玄关看着,准备等着我传说中的「女友」
  出现。
  「出来吧」
  我对着另一个方向大声的说着,接着从妈妈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女子,她当
然就是我的妈妈也是我的女奴直子,妈妈戴着项圈,裸露着上半身的乳房,只穿
着内裤,脚上也锁回脚镣,从房里亦步亦趋的走了出来。
  「姐姐你……怎么」
  直美阿姨对着妈妈问着,因为她完全看错了方向,没想到从另一边出来。
  「直美阿姨,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女友兼女奴隶,刚田直子」
  我说着「儿子主人、直美小姐,奴隶直子向两位请安了」
  直子跪在地上向我们两个行礼,我看着直美的眼睛都快要掉下来了,我心中
开心到不行,我手里拿着狗炼,很快的就扣在了直子的项圈上,我牵着她来到直
美的旁边,直子则跪爬在地上看着高高在上的妹妹直美的眼睛,完全是奴隶看着
主人的样子与感觉。
  「你的奴竟然是你妈?你的男主竟然是你儿子?」
  直美吓到嘴巴都闭不起来的问着我们两个「是啊」
  我与直子同时回答直美阿姨的问题「你们母子真的很变态」
  直美毫不留情的批评着「那又如何?你还是SM俱乐部的女主」
  直子有点生气的回答「那是我的工作啊……」
  直子说完,有点觉得下不了台,包包拿着就往门口冲去了。
  我与直子目送着直美的离开,我们知道她不会乱讲出去,因为她也是SM俱
乐部的一员,我回头看着直子,我蹲下来蹲在直子的眼前,给了直子一个浓厚的
深吻,直子的舌头忍不住的伸到了我的嘴巴里。
  我起身,牵着她往房里走去,好一个星期天,我脱下了直子的内裤,因为我
知道她不会有任何抵抗了。
  「先生,先让我用嘴巴服侍先生好吗?」
  直子对我说着,然后跪坐在我的眼前脚边,他解开了我牛仔裤的裤子,再拉
下我的四角裤,我的老二露出来,早已经撑的老高了。
  直子跪坐后,慢慢变成跪立的姿势,她看着我的眼睛,毫不犹豫的将我的龟
头含进了嘴巴里,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旋转的舔着,我立刻有了快感,我
看着妈妈继续帮我口交着。
  「啊……妈妈……直子…好舒服啊」
  我叫着妈妈的名字,我相当享受着。
  「儿。。子……主人,舒服吗?奴隶直子帮你的服务还可以吗?」
  妈妈继续越含越深的的舔着,龟头撞到了她的喉咙,再用舌头舔着龟头的其
他地方。
  我摸了她的头,再摸着她的脸庞,我想我在此刻,真的拥有了直子了。
  「啊。。妈…要射了~要射了」
  我想推开妈的头,她却死含着不放,就这样射在了她的嘴巴里,妈妈看着我
的眼睛,我看着她将我射出来的东西,一口吞下去了,这真的太舒服了。
  此时客厅玄关的门铃响了,我们停下了动作,我让妈妈待在房间里,再关上
房门,我整理了一下仪容,来到玄关,打开门,门外站的竟然是刚刚离去的直美
阿姨。
  「我输了…我输给你们了」
  拿着包包的阿姨摇摇头,心不甘情不愿的便走了进来。
  我随着她背后走了进来,开了房门将还在房内的直子,用狗绳牵了出来。
  直子看到直美回来,也是吓了一大跳,虽然还不确定她回来的意思,但我心
中已经猜到八九成了。
  「我输了……我输给你们了」
  直美阿姨跟录音一样重覆说着这几个字「直美阿姨,你在说些什么啊?」
  我故意这样问着阿姨,试探阿姨的态度。
  「我……我………。」
  直美阿姨却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的样子,妈妈还是一头雾水的不知道她的意
图,而我已经快被她的样子给笑死了。
  「直美阿姨,你不会是想说,你也想被我调教吧?」
  我乾脆一点替她说出口了。
  我说完后手放在背后,慢慢的走到她的旁边。
  「啊……。是……。是的」
  直美阿姨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
  「你。。不是S女主吗?」
  我继续问着,我决意要把她的自尊心先摧毁,这样她才能全心为奴。
  「我……我也有奴性,不想再当主了」
  直美阿姨回答着我。
  「你跪下,双手举高抱在后脑杓」
  我叫她做这样的动作,是来自一部西方的SM电影叫『安妮的惩罚』,里的
一段。
  直美先是迟疑了一下,接着慢慢跪了下来,双手抱在后脑杓,像是在等待着
我的命令,而一旁的妈妈则开心的点点头。
  「脱光你的衣物,包括袜子,脱完后恢复双手抱头的动作」
  我说完直美先是把手放下,再解开她的上衣钮扣,接着解开她的内衣,露出
她可爱的乳房,然后她一样用跪着的姿势,脱下了她的裙子与丝袜,最后脱下了
内裤,直美与直子不同,她的阴毛较为浓密,当内裤一脱下时,很难不去注意到,
直子恢复了双手抱头,跪立的姿势。
  「好了,先生」
  直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你想当奴?你喜欢被打吗?忍奈的了痛楚吗?」
  我问着我眼前跪着的这个女人。
  我的手还故意的摸了一下她的乳房与乳头,直子则在旁边看的笑了出来。
  「是的,可以的,先生」
  直美乾脆的回答着我。
  「当奴不像S主,奴隶是没有自由,没有权力的,你愿意吗?」
  我继续追问着直美「是的,先生」
  直美继续回答我的问题,语气甚是坚定。
  「好的,直美奴隶,像大家展现你的阴户吧,张开你的双腿」
  我下了第一道命令给直美。
  「是…是的,先生」
  直美说完后,手臂往后撑,双手用力撑起身体,同时张开了双腿,这才让阴
户的肉缝都露了出来。
  「直子,直美的阴户就赏给你舔吧!算是你的奖赏,尝尝你妹妹阴户的味道
吧」
  我对着一旁的直子说着。
  「直美的……阴户,不要……」
  直子有点羞涩的拒绝了我的命令,而我当然不会抓过这个惩罚的机会。
  「那…直子的阴户就晌给直美舔了」
  我下了第二条命令给直美,直美阿姨倒是喜出望外,马上翻过身来,我也靠
了过去,从背后架住妈妈,并抓开了她的双腿,露出她的阴户,直子的阴户只有
稀疏的阴毛,一旦双腿被大大的张开,就轻而易举的露出阴唇与阴蔕等等器官。
  直美靠了过去立刻用她的舌头舔着女人最私密的地方。
  「谢谢主人的赏赐,姐姐的阴户我早就想要了」
  说完话的直美,接着舔着妈妈直子的阴户,舌头在阴唇里来回的游走,弄的
妈妈淫叫与娇喘不断。
  「妹妹……不要……。别做出这种事……不……不要」
  直子妈妈在地上淫叫着,而我听到后立刻将她的双腿张的更开了一点。
  羞耻调教达到了效果,直子妈妈简直是舒服到了极点,直美也是乐在其中,
这也是直美阿姨心中的一点点S倾向的发挥了。
  「既然直子拒绝我的命令,现在直美,直子就赏给你了,我想看看女人与女
人之间的做爱,跟你姐姐做爱吧」
  我对直美下达新的命令,因为我要给不听话的妈妈一个小小的处罚。
  「不……准二……。直美是我亲妹妹啊,别这么做好吗?你要对妈做什么处
罚都可以,但别这么做……。直美快帮忙说说啊」
  激动的妈妈直子不断在呐喊着。
  「姐姐你别害羞,妹妹我会很温柔的」
  直美的回答简直要让直子发疯,让我疯狂,直美阿姨真的是个下贱的淫荡女
人啊。
  「听到了吗?我对妈妈的处罚是一定要的,但你也得好好享受跟妹妹的同性
之爱啊」
  我回答着妈妈,看着妈妈的阴户不断的被妹妹直美的手玩弄,一下子用手指
头抠,一下子用舌头舔,直美的阴户也让直子舔,但一开始直子不太愿意,在我
的帮忙下,直子开始舔着自己妹妹的阴户,渐渐的,不再抵抗了,而是享受在其
中,享受着身为女人的快乐。
  我想…妈妈应该是双性恋,内心的深处也一定对女人有所喜爱。
  经过一夜玩乐之后,妈妈直子被绑在餐厅的椅子上,而直美阿姨被绑在餐桌
上,双腿被我用麻绳分别绑在两边,胸部的乳头被我黏上了跳蛋,直子则坐在一
旁,可以清楚的看到直美的阴户,我剃光了直美浓密的阴毛,现在她的阴蔕清楚
的秀在直子的眼前,我则露出了下半身的老二,站在妈妈的眼前,妈妈用嘴巴把
我的老二给吹硬,我再换插到直美的阴户里,直美的阴户早已经湿到不行,我一
插入后就完全被吃进去了,是的我正在与我的阿姨性交。
  「啊……。主人……。好舒服啊」
  直美阿姨被我干的淫叫着「主人…我受不了了…我也要」
  一旁的直子妈妈也忍不住淫叫着,因为我打开了她下体的跳蛋开关,在跳蛋
的攻击下,她很快的就投降了,道德红线什么的全都抛之脑后了,一心一意只想
得到主人我的肉棒,直子不甘於只用她的嘴巴,她也很想用她下面的嘴巴帮我服
务,因此在旁边不断的淫叫着,顿时间屋子里两个女人的淫叫不断。
  「我……我也要……主人的肉棒」
  直子淫乱的叫着,直美则享受着我肉棒疯狂的抽插。
  「主…主人…请射在里面吧」
  直美说着,她似乎已经被干到快升天了吧「我…我想怀主人的孩子…」
  直美继续说着「主人…主人我也要……」
  一旁的直子被绑在椅子上继续叫着我解开了直子的绳子,将她拉到餐桌上,
就趴在直美的身上,这两个女人的阴户都同时面向给我了,我掏出了在直美阴户
里的肉棒,拉出了直子下体的跳蛋,用我的老二往妈妈的阴户里插了进去。
  「啊……。好爽啊」
  直子淫叫着「终於……让儿子…干了!」
  直子继续叫着「儿子主人。。也请射在里面吧!让妈妈怀你的孩子,让我们
姐妹都怀上你的孩子吧」
  直子与直美都这样要求着,我没让她们失望,两个都射在里面,完成她们的
心愿。
  而我……终於得到梦寐以求的妈妈了,还得到了预料之外的阿姨,这两个女
人都成了我的女奴、性奴隶,我并不以此满足,我正准备将她们带往家畜的路上,
养两只狗……不是更好吗?
                 完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dizhi99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